货币基金生态链调查:每一方几乎都在“哭穷”

时间:2019-07-20  作者:唐贫  来源:电子艺游网址  浏览:78次  评论:162条

每经记者 徐皓 发自上海

2013年,总规模7000亿元的货币基金为管理机构和销售机构所贡献的管理费、托管费、销售服务费等收入合计达31亿元。然而,出乎人们预料的是,货币基金生态链条上的各方都在哭穷,称自己“不赚钱”。谁动了他们的奶酪?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一只看似普通的货币基金,背后存在很大的隐形成本,正是各种成本费用,吞噬了基金公司、销售机构、支付机构的利润,其中基金公司、第三方销售机构共同面临的一项隐形成本就是为实现货币基金“T+0”产生的垫资费用。

“目前在货币基金上,基金公司只能赚点小钱,而第三方销售和支付公司基本是亏钱的。”某基金公司人士直言。

今年前两月货基规模翻倍

互联网侵入了传统金融业态,BTA(百度、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以及众多第三方理财网站的“野蛮入侵”,导致多年未变的基金行业格局迅速洗牌,首当其冲的是基金公司规模之争,而货币基金成为这场战役的最前线。

继天弘、华夏之后,汇添富发力线上销售,规模快速扩张。汇添富近期披露,截至一季度末,其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突破千亿元大关,达到1014.96亿元,超越不少老牌公司成为上海地区规模最大的公募基金公司,领先规模第二的基金公司240多亿元。

3月底,汇添富旗下一款货币基金产品“全额宝”登陆微信理财通平台,成为第二只接入理财通的货币基金。从第一个接入理财通平台的华夏基金规模成长来看,“全额宝”的规模前景不可小觑。据了解,华夏“财富宝”登陆微信两个月规模即突破800亿元。

除了与互联网公司合作,不少基金公司重整思路后纷纷自建平台,传统银行渠道也在发力。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汇添富直销平台对接的货币产品汇添富现金宝规模增长迅速,截至今年2月份规模达到300亿元,而去年末该产品规模只有120亿元。

华夏基金透露,截至3月初,其直销平台产品华夏现金增利突破千亿元规模,较去年末437亿的规模增长了一倍有余。

此外,南方、广发、工银瑞信今年以来货币基金规模均出现明显增长。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货币基金规模已经达到1.4万亿元,与去年末相比,短短两个月时间规模再次翻倍。

销售机构切走最大蛋糕

货币基金规模扩张吸来的是真金白银,但业内更关心的是,有多少真金白银最终进入食物链条上各公司的嘴里。

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货币基金规模增长了2300亿元,总规模突破7000亿元;全年实现管理费收入17.83亿元(通常要分给销售机构30%~60%),比2012年增长5.5亿元。但对基金公司而言,货币基金却是“增收不增利”,相较于权益类产品,货币基金贡献的管理费收入十分有限。

记者注意到,2013年管理费收入前三的货币基金依次为南方现金增利、华夏现金增利、易方达货币,三只产品所贡献的管理费分别为1.77亿元、1.62亿元、1.35亿元,与一只百亿元左右规模的股票型基金管理费收入相当。

除了基金公司收取的管理费,货币基金的费用开支中还包括托管费和销售服务费,分别支付给托管银行和销售机构。2013年,货币基金支付的托管费为5.4亿元,销售服务费为7.82亿元。

不难看出,在货币基金这只蛋糕中,销售机构切走了最大的一块。除了获得销售服务费,销售机构还要参与管理费分成,即“尾随佣金”。

“销售服务费基本都是渠道拿走了,有直销平台的基金公司能分一小部分,但第三方支付机构也要来分。”有基金公司电商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表面上并不直接收取销售服务费,一般都是先记在基金公司名下,然后通过其他费用取走。

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余额宝对接产品)年报显示,2013年有8655万元销售服务费计入了天弘基金名下。据了解,这部分费用最终会支付给余额宝的唯一资金入口支付宝。

基金管理费分成则不尽相同,与机构间的议价能力相关。据了解,目前销售机构与基金公司签订的管理费分成比例通常在30%~60%之间。据天弘基金方面证实,天弘将增利宝货币基金保有量的万分之八付给了支付宝,作为通道费以及技术服务费,占到该产品所提取0.3%管理费的27%。

而腾讯旗下的财付通则开拓了一种新的收费模式。据与财付通有过接触的基金公司人士透露,财付通采用的是类似互联网广告CPA(CostPerAction)的收费模式,即按客户开户、购买基金行为收费。一开始财付通开出的收费标准是,每开一户收取20元,让不少基金公司望而却步。最终财付通与几家基金公司达成的协议是:开一个户收取10元,客户开户后购买了货币基金再收取5元,如果客户购买了股票基金则再收取15元。

互联网金融催生的激烈竞争促使各机构纷纷降低费用,让渡部分利益以提升客户收益,换取产品规模。此前传统货币基金管理费通常为产品规模的0.33%,如今新近成立的产品则将管理费普遍下调到0.27%~0.3%,托管费则从原来的0.1%下调至0.05%~0.08%,只有销售服务费仍然保持着0.25%(A类)的水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货币基金的管理费和托管费只有股票型产品的1/5、债券型产品的1/2。

“货币类产品是靠量取胜,规模一上来,收入还是非常可观的。”上海某基金公司货币基金经理表示,从现在的市场来看,做1000亿元规模的货币基金不是很难,但如果是股票型基金,规模能做到100亿已经很难了。

截至今年2月末,我国货币基金1.4万亿元的规模即将追上偏股型基金(股票型和混合型),并达到债券基金规模的5倍。

互联网销售公司成本“压力山大”

然而,货币基金的钱并不好赚,这一利益链条上的每一方几乎都在“哭穷”。“目前在货币基金上,基金公司只能赚点小钱,而第三方销售和支付公司基本是亏钱的。”某基金公司人士直言。

除了投研和销售方面的开支,对货币基金而言,基金公司还要承担一笔不小的隐形成本:一是前期开发费用。一位基金公司人士介绍,对接不同的机构和平台都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进行平台开发,“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另一块成本是基金公司为了实现“T+0”为客户垫资的费用;此外还有其他营销推广方面的开支。

而对于开发类似余额宝业务的第三方销售机构和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言,同样面临着垫资等方面的成本压力。所谓“垫资”,是指为了实现“T+0”即时取现功能,销售机构先以自有资金支付给投资者,再等货币基金赎回到账后用来偿付其垫资款。目前主要是由基金公司和销售机构来承担垫资,虽然垫资方可以享受取款当日的资金收益,但这一收益可能存在与市场利息之间的差额,因此这部分资金损失的利率就应该算在成本中。

“最怕的是客户在周末或节假日取现,占用的资金成本压力特别大。”有第三方销售公司高管表示。按照货币基金运作规则,当日赎回时,从下一个工作日起不再享受分配收益,也就是说,如果客户在周五赎回,可以获得周末两天的收益,但销售公司需要垫付3天。

据了解,通常每天计提利率在0.015%~0.02%。而记者统计发现,2013年货币基金万份单位收益均值0.89元。

最开始开通“T+0”服务时,一些基金公司还能找来银行垫资,但后来银行也不愿意做了,目前大部分机构都是用自有资金垫付。而一个中大型基金公司总资产也就在10亿至30亿元之间,其能承受的垫资规模有限。

目前东方财富网、数米网、众禄这些第三方销售机构则是自己出钱为合作的货币基金垫资。有销售公司总经理曾透露,希望等规模做上来,有足够话语权时再将垫资这块烫手山芋扔给基金公司。

而像余额宝这种超大体量的货币基金产品,则是由支付宝拿出钱来垫资,当然这与阿里和天弘基金之间的关系有关。有业内人士透露,支付宝因帮余额宝垫资造成的亏损缺口相当大,使余额宝收入入不敷出。

“我相信未来‘T+0’不会成为货币基金的标配。”有基金公司电商人士称,一些公司未来可能不堪承受“T+0”的垫资成本,而市场会自动实现平衡,当一些“宝”达到规模瓶颈时,资金就会向其他产品和机构溢出。

据统计,目前有货币基金的69家基金公司中,已经有35家提供了“T+0”快速取现服务,加上基金公司与5家互联网公司、3家银行合作的产品(即余额宝、微信理财通、网易现金宝、百度百赚、苏宁零钱宝、平安盈、民生如意宝、兴业银行掌柜钱包),总共有43只产品能够实现快速赎回取现。